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 > 社会 > 正文

田七牙膏打包司法拍卖:起拍价1.63亿 仅2人报名

网络整理 2019-06-11 21:04

  拍照喊“田七”,曾是让中国人开口笑的流行方式。田七牙膏,在2000年初曾风靡一时。经历了跳水般的巅峰时刻,田七牙膏逐渐淡出人们视线。

  近日在阿里拍卖司法平台上,因“田七”商标被母公司广西奥奇丽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奥奇丽)打包拍卖,田七牙膏再次引发公众关注。

  6月10日,上游新闻(报料微信号:shangyounews)记者发现,阿里拍卖司法平台公布标的物介绍,拍卖涉及奥奇丽公司所有的位于梧州市园区一路1号土地使用权、梧州市旺甫外向型工业园区A7、A8土地使用权及地上的房屋、建筑物,生产设备(牙膏、湿巾),“田七”57个商标。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显示,除奥奇丽房地产、田七系列商标外,奥奇丽还有建国、卫齿宝、爱尔齿等13个商标也将同时司法拍卖,起拍价为286.69万元。

  据悉,本次拍卖竞价时间为一天,从6月11日10点至6月12日10点。其中,标的物评估价为2.33亿元,起拍价1.63亿元,增价幅度100万元,竞买人需缴纳保证金3260万元。据悉,57个“田七”商标估值5000万左右。

  截至6月11日上游新闻记者发稿时,该拍卖被围观超过万次,设置提醒人数292人,仅2人报名参加。

  6月10日,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(简称梧州中院)负责法官接受记者采访时称,对于少量报名参加拍卖的情况,他感到并不稀奇,认为有卖家,就有买家。

  “田七”母公司广西奥奇丽股份有限公司。

  衰落的田七

  与中华、黑妹、冷酸灵、六必治等品牌一样,田七牙膏曾被认为是“国货之光”。

 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发现,田七牙膏创立于1945年,1984年田七就已经获得广西名牌产品称号。2002年,作为田七牙膏母公司的奥奇丽被哈尔滨晓升集团收购,随后奥奇丽展开了一系列战略调整。

  跟另一主打中草药成分的牙膏品牌两面针一样,为了符合消费者的购买需求,奥奇丽同样选择了主打中药材田七的特性:草本中药,具有消炎、除菌功效。

  2003年,奥奇丽重点策划田七牙膏的宣传方案,以拍照时“拍照喊田七”“1、2、3,田七”等亲民性的广告文案,迅速获得消费者喜爱和青睐。原本市场集中在广西及周边地区的田七牙膏,通过广告效应将市场拓展至全国。

  据媒体报道,亲历了2003年“奥奇丽销售奇迹”的人是这样描述当年盛况:“从2003年3月到2004年年初,所有的产品都不够发货,需要经销商排队订货。梧州工厂里9条生产线全部排满了仍不够用,新增产能远远不足,需要工人加班加点苦干,有条生产线上的工人不停地包牙膏,包得手发抖发软,回家连饭都做不了。”

  2004年11月,田七被国家工商总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。同年,田七牙膏年销售量超过4亿支、销售收入约10亿元,一度跻身全国牙膏品牌4强。2005年10月田七牙膏荣获“中国名牌产品称号”。

  记者梳理发现,2003年奥奇丽开始以田七牙膏为基础,试图用多元化的商品打开更多的销售渠道,陆续推出了田七洗手液、田七香皂、田七洗发水、田七洗衣粉等产品。在非典流行的2003年,田七洗手液等产品相当抢手,甚至出现“少生病,用田七”的流行语。

  极速扩张却成为奥奇丽的致命点。据《北京商报》报道,在品牌发展过程中,奥奇丽借助田七牙膏的知名度,在田七系列产品上进行多元化的快速扩张。但多元化、偏离日化等失误的战略决策,分散了奥奇丽资金投入和管理精力,导致财务成本增加、资金紧张。

  业内人士称,多元化的生产和销售模式导致奥奇丽开始出现“舍本逐末”的情况。原本以中药、草本牙膏为主打品牌的公司,一下子进行战略扩张,反而忽视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,导致日后业绩平平陷于破产。

  司法拍卖平台上的说明,起拍价1.63亿。

  自救与他救

  相关数据显示,2004年国内牙膏消费市场的份额为:高露洁26%、佳洁士19%、两面针13%、田七11%、中华10%、黑妹9%。

  2006年开始,田七牙膏开始失去自身的市场份额,黑人、云南白药、舒适达等品牌后来居上,迅速抢占国内牙膏销售市场的份额。作为早年进军中国的佳洁士及高露洁,依然保持自身在中国市场的优势。

  至此,田七牙膏慢慢淡出消费者视野。2014年田七牙膏被迫停产,相关消息称其停产原因主要是奥奇丽的财务成本过高及资金短缺。作为梧州市的代表品牌,田七牙膏的停产给当地产业发展带来一定的影响。